當冰寒消逝時_冷不住

[FOP x 2]差別愛(兩面愛相關、RID+T2、有拆)


看恐龍前來一發~


-------


1.RID和T2皆為TF演出的半AU


2.兩方皆為和平時期之後


3.對文中電影的配對感覺病病的很正常,請先看作者的前(?)篇——兩面愛


4.RID—>Megatronus/Prime


   T2  —>The Fallen/Optimus


簡介:Megatronus因為拍攝時出現「技術上」的失誤而得到跟Prime修養逛街的機會。而這是,另邊拍電影版的攝影組也出現了相同的問題。


——————————————


硫酸雨的到來對於路上行進中的TF來說就像場天殺的意外。雖說TF已經習慣了來自雨水的侵蝕,不痛,但會留痕跡。而那將會十分難看。


想到那些酸雨在伴侶身上留下蝕痕的模樣,Megatronus便感到不悅。在機體某條神經線跳動時,機體下意識拉著一旁的紅藍金剛走向離他們最近的一處建築。


而還沒搞清楚狀況的Prime則在看清他們前往的方向時整個僵住的愣在自家伴侶的手中。


“Tron…Tronus,你…這…這裡是…是……”看著在櫃抬前甩手就是一把通用幣,拿著鑰匙拉著他上樓的金剛,不安和期待在銀色面部留下升高的跡象。


這時,Megatronus和Optimus Prime前腳剛踏上去,後方就傳來了另一對客人的聲響。


“Fallen,我不認為這次的旅遊中有包含這個。”尷尬的僵在門口,Optimus看著那用一把通用幣換來的鑰匙,升騰的面部不知該往哪擺。Optimus不是不知道對方一到酸雨前夕就會有某條神經犯痛,他也知道酸雨對於他們機體有著無法避免的侵害,能夠及早防備是好事。但是汽車旅館?!這很明顯超出領袖可接受的範圍了。


但很明顯的鏡前TF並沒有這個認知,狹長光鏡間閃爍的是對接下來要是酸雨在紅藍機體留下蝕痕自己會有多忌妒的紅光,選擇這建築的理由也沒別的就是離得近。而當鑰匙到手時便立刻拉著Optimus上樓去,同時狠狠地瞪了那盯著自家伴侶的老闆一眼。


收到來自紅色光鏡的眼刀,對方的確收斂了幾眼,但目光仍在對方上樓時不時打量。


普神在上,今天是什麼日子?為啥他會看到兩對帶著相似且長得像Cybertron領袖的伴侶的金剛朝他面上甩兩把錢幣拿著鑰匙走上樓?而其中一對叫Tronus另一對叫The Fallen?!


回想著剛才被投射的眼刀,老闆突然覺得自己似乎幹了件蠢事,當他發現自己把兩個鄰近房間的鑰匙交給了那兩個紅色光鏡金剛時。


-----------------------------------------------------------


看著出現裂痕的鏡子,Prime的注意不禁移到了賠償上,而這一瞬間的不專注為體內的衝擊更深了一層。


“啊!Tronus…don't…你的傷還沒…嗚咽!”轉頭看向被能量浴浸溼的機體,衝撞進接口的壓力和魄力令Prime不得不抵在那等身鏡面上,感受著伴侶的炙熱與浴池在空隙間進入的敏感。


熱水與液體的滑動令他羞的想要閉上光鏡,但當那隻被磨過的鈍爪抓住自己的頭雕、聲線在接收器旁低吼時,那咆哮。喔!普神啊!


羞於承認,但Prime在雙方交往前就發現自己很喜歡那低啞的咆哮聲,尤其是在對接時。那音頻簡直令他的傳輸管硬挺。而不知是幸還是不幸,Megatronus也發現了伴侶這方面的小癖好。當他越頂越深時,發聲器會不由自主的發出吼聲,在和Prime交往前一直被隱忍著,直到某次發現對方在自己咆哮時竟起了反應。當時Prime的表情Megatronus大概一輩子的望不了。


羞紅面部被雙手遮擋、蜷縮起的機體發顫著,明顯是為了身下那不知羞恥卻又無限渴望的傳輸管與接口。


輕柔的吻上被情慾沾染的面部,咆哮間是沈重的滿足:“Prime…哈…my…Prime……”一遍遍的親吻,兩方唇齒相互吸取吞吐,只為那高漲而發的情慾與愛意。


被那溫暖與炙熱包裹下的機體一時受不了那迴盪於接收器中的低音,在解放的同時感受到比能量浴更加灼熱的噴發。


一場激烈的對接結束時,Prime的腿基本已經使不上力,只能任憑Megatronus將一個個輕吻落在自己機體各處,讓對方來處裡自己身上的痕跡。意識疲累的準備進入下線,在下線前機體吃力的撫向那銀色面部,在對方接收器旁呢喃幾句便倚靠著下線。


至於Megatronus,則在呆愣幾秒後依舊愣愣的看向懷中下線的銀色面部,一抹溫度攀上略微年長的面部。


“Me, too. Prime .I love you, too.”


------------------------------------------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