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冰寒消逝時_冷不住

[FOP]考試前亂打一通~(偽ABO)

今天在學校畫的,TFP版FOP。

原本設定Megatronus Prime,的手去勾咱們小柱子的下巴的,結果上網一翻, 沒有張開的啊!!!!!

原諒我是個小渣渣無法看著拳頭畫出掌心,最後決定就這樣吧。

背景:半架空ABO  TFP機設

簡介:都說是ABO了,還有甚麼好解釋的?

警告:

1.沒有吃的。

2.這篇偏低能向。

3.這篇有三分之二是在公車上打得,所以質量欠佳。

4.作者病了(各種方面)

5.這裡面的兩隻都病了。

6.現在半夜十二點半,作者已經不知該說甚麼了。

7.整篇都怪的離譜

8.請大家有個心理準備。

———————————

“唔!”

能量手銬帶來的刺痛在昏沈理智間徘徊,上頭附加的低伏特電流起到了可有可無的作用。

雙腿間那可觀的欲望無視羞恥的抬高,每一滴外漏的液體都象徵著機體最低賤的渴望——針對鏡前手忙腳亂的金剛。

“啊!”一聲蕩叫,接口氾濫的恨不得拔下自己的輸出管朝內裡插去。

“Tronus⋯⋯”他叫喚著,音頻迴盪出顫抖的下流:“Tronus⋯⋯please⋯⋯I want⋯⋯”

清洗液在哭腔中流溢,發情期間所散發的信息素越發濃厚,幾乎取代了飛船內的人工氣體。

那分量,足夠讓整船的Alpha瘋狂。

唯一問題是現在整艘船上只有他和鏡前TF,而從一開始的渴求到被壓制、約束的現在,對方都沒有碰過自己哪怕一分一毫。

忽視著深厚傳來的摩擦、叫喚,機爪間調和液不斷進行著混合、加熱和萃取。冷靜的CPU內不斷轉換著該有的調配程序及份量,絲毫對身後那露出一副想被狠狠拆上一頓的漂亮Omega無動於衷。

滴下最後一滴萃取,看著裡頭自湛藍轉自近透明的液體,The Fallen一眼便知道自己完成了。

即刻裝入注射器內,想著終於可以結束這混亂的夜晚。就在轉身的剎那,製成的喜悅在對上那對黯淡光鏡時消失無蹤。

“Tronus⋯⋯⋯⋯”又是一句叫喚。只是這次的音頻中帶了得到了卻依舊不滿足的淫靡。

紅藍裝甲上覆滿顫抖,原本該制止快感的能量手銬碎裂成單向環銬伴隨著抽動與地面敲響出聲響。再看那溼透了的下身。銀色腹部猛烈收漲,雙腿無羞恥的全力大開,作為最主要的下身接口正努力縮緊,只為回饋那五隻未自身帶來愉悅的圓滑指尖。

但這根本不夠。

“啊!快點!嗯!不夠!不夠!我還要!Alpha⋯⋯我要⋯⋯Alpha來⋯⋯填滿⋯⋯啊!Mega!哈!”彎下整個銀色背部,冷凝液伴隨那混合液流落地面之上,吞吐粗喘、吟聲媚語,如此墮落不堪中偏偏卻又美不勝收、誘惑無比,這就是壓抑過頭的Omega發起情來的媚態⋯⋯嗎?

呆愣的望著地上玩起自己的TF,The Fallen覺得口腔分泌系統失調出難解的乾燥,許多理智似乎正與本能爭執,手握抑制劑的機體用力到發顫。味覺接收器在接收到那混雜的刺鼻猛的令整個CPU瘋狂運轉。

“Op…Optimus!!!What are you doing?!!!”大吼的朝那仍在「逗弄」自己的金剛衝去,恐懼充斥著紫色光芒的光鏡。

“Tronus⋯?⋯⋯啊!Tronus!別碰⋯那啊啊啊!!!”就像是被按壓到了某個敏感點,Optimus在對方按壓的瞬間出現了過載的徵兆,幸福笑容間那滿足的喜悅加快了手指的速度。

將機體貼上半跪在鏡前的機身上磨蹭,渴望著。

本能所激發出的狂亂令他忘記,如果鏡前是一個Alpha的話,早拆上來了,哪會有那麼多閒情去將本就溼透的接口弄得更亂。但偏偏,在鏡前的金剛不是那麼簡單的存在。

對著那滑膩的渴望,The Fallen根本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因為沒有任何反應能夠大過他鏡前的驚詫。

腥甜能量液在黑色利爪間噴落,刺微電流傳來的痛麻痲痹了傳感器的接收,剛才替對方得到快感的傷口卻指令他感到刃痛。在撇到一旁沈躺地面同能量碎片被擱置的「廢鐵」時機體明顯感受到了來自火種內那宛若窒息的沈痛。

抑制劑用太多了,他想。每次發情期都靠抑制劑撐過去便會有副作用。說到底,Omage本身的發情期本就是順應本能,是自然發展中進化延伸出的「天性」,而抑制劑,卻像是毒藥灑在那些有機生物體的食用植物上般。隨著根底的囤積,每次豐碩的採收中便會多一份毒意,最後被吞噬的不僅是那些進食的有機生物體,還包括了被迫攝入的植物身上。那結果,必將是崩潰的毀滅。

思及此,望向另隻利爪間緊握的注射器,The Fallen不禁產生了遲疑。

而遲疑的剎那,就是被推倒的瞬間。

只見影像一陣晃動,CPU第一個傳來的不是模糊視線的聚焦,而是來自後部的疼痛以及,身下濕潤的溫熱。

“哈…Tronu…s…please…I…want…giv…e…me…please……”不顧雙方機體間的巨大差異,紅藍金剛整個跨上了那隔著片面板的熱度,本能致使他尋找能帶來解脫的事物,而他找到了。亦或該說是,認出來了。

“Tronus…給我……求你了……”不斷的摩著那塊黑色面板,整副媚樣誘得像是個欠拆的Omega…………本來就是。

不斷進出的手指在得不到任何回應時終於不甘願的抽了出來,濃稠牽動出一條長而滑膩的黏絲,香甜氣味就連Omega本身都欲罷不能。處於被本能控制的CPU根本無法瞭解鏡前TF的邏輯構造。手指滑向面板的上頭,在觸到開關的剎那,藍色光鏡有意無意的觀察了對方的動靜,稍微瞟了眼,在藍紫光束對上眼的時候,一股壓力迫使機體向下壓去。

“啊!!!”傳輸管被這一動作壓得緊貼上那炙熱的黑,零點幾秒的訝異消失在期待的快意中,忽略了來自後方的「危險」。

“I'm sorry. ”不知是在對誰說,低啞音頻伴隨那暗紫消失於黑暗中,包括後頸的疼痛。

-----------------------------------------------

是從何時起頭的?附有強大機械體構造與戰鬥天賦的Cybertron星人是從何時變得如此?被本能所操控,充滿慾望與本能的支配?

輕撫夾在電熱毯與充電床上的機體,那藍色頭雕旁的天線不安的晃了晃,將機身蜷縮的更緊,同時更加向他的方向靠來。安穩、平靜之中充滿著無數不安與孤獨,令那只比自己矮幾個頭的金剛看起來比自己要來的嬌小許多,是個怕寂寞的TF。

和他一樣。

默默在火種裡自嘲般的說著,CPU卻在回想著幾個循環前的事。

很明顯,長期濫用抑制劑只會造成機體的過度吸收,不僅會逐漸失去效用,甚至會改變發情週期。而且在週期來臨時還會變得更加不顧一切只為追求那一瞬間的快感。

抑制劑,並非一個長遠之計。在這種隨時可能引起Omega發情的時刻最好別讓對方接觸任何有機生命體。要落實這項決議,極端之策是把對方留在飛船上。

“Optimus……”低沈呼喚,得到的是來自機體的穩定運作和一室靜謐。

伸手的同時便是收回的瞬間。

紫色光鏡在那安詳中閃爍出來自情慾的暗淡,以及來自之前在無數數據板上所看到的話語。

[每個Omega必將屬於任一Alpha。這是他們的天性,是他們的本能與職責所在。繁衍後代、承於Alpha所給予之中。宇宙間,唯有Alpha能帶給Omega快樂。]

“唯有Alpha……嘛…………”猶記得在看見那句話時的驚訝、失落,與那深沈的不甘。

他低下頭,在那天線邊廝語。

“Do you know, Optimus?I love you, before long times. I want you forever. But I'm not can give you happy. Because……I'm not a Alpha or Beta. I just a Cybertroness. ”

在對方頭雕上落下一輕吻,黑色機體毫不猶豫的起身離開。

開啟艙門,在踏出第一步前又忍不住的向後撇去,再一次的確認安全後才離開。

艙門閉上的那一瞬間,黑色機體似乎出現了相比那份暗淡還要來得幽深的黑暗,紫色光鏡內染上了扭曲的慾望。

我愛你。愛很久了。這份愛將會被當作宇宙間最珍貴的寶物被對待、被保護。我無法給予你Alpha所帶來的快樂,但我也不允許你從其他事物上得到幸福。You are mine!就算你總有一天被本能所完全支配,我也會用我的方式讓你知道這個宇宙所認定的錯誤。Omega不一定需要一個Alpha也能存活,只是所帶來的必將是比那些Alpha還要更為瘋狂的獨佔。

而他,並非Alpha,也非Beta,更非Omega的塞搏坦金剛將會是宇宙間唯一能做到這件事的TF。

突然的,一抹笑容微微上揚,黑暗隨著沈重腳步披捲而來,將整艘飛船籠罩在不屬於Alpha信息素所激發出的狂亂,宇宙間浩大的極黑也掩蓋不了那份執著。

This just a Cybertroness's love.

———————————

求英文大大幫忙抓蟲!(第一句就說這個?!

我明明一開始只是想PO張圖,怎會搞得這麼晚啊?……Orz

本來想在學校內傳上來,結果發現學校網路不能登入,只好在放學時登了QwQ

超久沒畫TFP柱和更文了,都覺得自己快成個廢人了⋯⋯Orz

下禮拜又要段考了,我的FOP......


评论

热度(9)